2014新药研发之全球巨头篇

雅培:丙肝三联组合制剂
吉利德公司丙肝治疗药物的上市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雅培似乎也急需上市一只重磅炸弹级药物,以弥补其修美乐(阿达木单抗)专利到期带来的销量损失,从目前来看,雅培的新型丙型肝炎三联组合药物有望承担这一重任。

三联组合药物中,ABT-450属于蛋白酶抑制剂,ABT-267NS5A抑制剂,ABT-333为非核苷聚合酶抑制剂。该制剂结合三种不同的机制阻断丙型肝炎病毒(HCV)复制,以改善不同患者人群中病毒学应答率的目的。三联制剂口服组合(ABT-450/利托那韦+ABT-267+ABT-333)与吉利德公司的Sovaldisofosbuvir)病毒学应答率类似,而后者目前只能用于对干扰素治疗不能忍受的患者,或正在等待肝脏移植的患者。FDA认定该三联组合药物是一种突破性治疗方法,雅培将会在今年第二季度向监管机构提交更多该药物的相关试验数据。

阿斯利康:前途未卜
阿斯利康目前有11只新分子实体进入Ⅲ期临床试验或待审批阶段,与去年相比增加了近一倍,但这些新药未来的市场前景仍有待观察。

值得一提的是,阿斯利康治疗卵巢癌的药物奥拉帕尼在2012年的Ⅱ期临床试验中遭遇挫折,但重新挑选出试验中带有BRCA基因突变患者的数据进行分析时,产生了出乎意料的积极结果,阿斯利康希望再次启动该药的研发。

好消息是阿斯利康的糖尿病治疗新药Xigduo(达格列净/二甲双胍)近日在英国了上市批准,该药是第一个获得批准的钠葡萄糖协同转运蛋白2SGLT2)抑制剂和二甲双胍的复方制剂,目前还在等待FDA审批。

GSK
:多只新药等待批准
经过多年后期新药开发平淡期之后,葛兰素史克(GSK)今年将会有多只重磅新药上市,预计将会有7只新药在今年向美国或欧盟监管机构提交新药申请。

2014
年,公司最有前途的新产品无疑是HIV治疗药物Tivicaydolutegravir)。去年年底该药已在美国上市,今年初又在欧洲获得批准,有成为重磅炸弹的潜力。在与吉列德公司Atripla(依法韦恩茨/恩曲他滨/替诺福韦富马酸片)的对比研究中,患者接受治疗48周后,Tivicay88%的患者实现了艾滋病病毒抑制,而Atripla仅为81%。这种优势使分析师相信,Tivicay年销售高峰可能达到50亿美元。

在肿瘤学领域,GSK也有两只针对晚期黑色素瘤患者的新型基因靶向治疗药物,分别是Mekinisttrametinib)和Tafinlardabrafenib)。Mekinist在美国已获得批准,同时也已向欧盟提交了上市申请。

GSK
在糖尿病领域同样非常活跃:Eperzanalbiglutide)已向美国提交了申请,并收到来自欧洲人用医药产品委员会(CHMP)的积极意见。

在呼吸系统领域,该公司还有3只药物:与Theravance公司合作开发的慢性阻塞性肺病治疗药物AnoroEllipta(芜地溴铵/维兰特罗)在美国已获得批准,也向欧盟提交了申请;单药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的长效毒蕈碱激动剂(LAMAumeclidinium,在美国和欧盟都提交了申请;哮喘单药治疗药物糠酸氟替卡松,目前在美国提交了申请。

强生:愈挫愈勇
今年1月,强生遭遇了挫折,其新产品血液稀释剂拜瑞妥(利伐沙班片),申请将该药的适应症扩展到急性冠脉综合征(严重的胸部疼痛或轻度心脏发作)的患者治疗上,没有获得FDA委员会的批准。

但强生还有很多其他新药进入了后期研发:丙型肝炎药物Olysiosimeprevir)以及用于已接受过其他药物治疗的套细胞淋巴瘤药物Imbruvicaibrutinib),于去年年底在美国获得批准,都将于今年进入市场;该公司还向EMA提交了ibrutinib的新药申请,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或小淋巴细胞淋巴瘤以及复发性或难治性套细胞淋巴瘤。

2型糖尿病领域,欧盟委员会在去年11月批准了Invokanacanagliflozin)的上市申请。在结核病领域,Sirturobedaquiline)有望获得欧盟批准。强生还向EMA提交了HIV每日一次一粒的darunavir/cobicistat固定剂量复方制剂。

礼来:缺乏潜力
尽管礼来目前有4只新药正在审批,但据业内预测都不具备重磅炸弹的潜力:其中包括3只糖尿病药物,1只抗癌药。

礼来最具前景的是每周服用一次的2型糖尿病药物dulaglutide,是一种GLP-1类似物。试验显示Dulaglutide的疗效优于市场领先的胰岛素——赛诺菲的来得时(甘精胰岛素注射液胰岛素注射液)。另一只糖尿病候选药物是SGLT2抑制剂empagliflozin。还有一个礼来的糖尿病候选药物是LY2963016,目前处于FDA待审批状态。

抗癌药物ramucirumab正在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该药物是胃癌二线单药治疗药物,已获得了FDA快速审评资格,Ⅲ期研究显示,ramucirumab可显着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默沙东:多箭齐发
默沙东将会是2014年新药批准和上市最繁忙的大型制药公司之一。该公司在今年预计获得批准的产品,包括疫苗、抗病毒药物、心脏病治疗药物和抗癌新药。

最大的亮点之一是新型晚期黑色素瘤治疗药物MK-3475。该公司预计在今年上半年提交MK-3475的新药申请。MK-3475针对的患者是以前接受过百时美施贵宝Yervoy(易普利姆玛)治疗的患者。默沙东另一只新型候选肿瘤药物是vintafolide,用于铂类耐药的卵巢癌患者。vintafolide是小分子药物共轭物(SMDC),目前已向EMA提交了申请。

在疫苗领域,V503是针对人类乳头状瘤病毒(HPV)的第二代疫苗。该疫苗已被证明,比默沙东现有的Gardasil能更有效预防人乳头状瘤病毒的感染。默沙东预计将会在近期向监管机构提交申请。

在心脏病领域,默沙东开发的vorapaxar,用于降低动脉粥样硬化事件的发生。然而,该药物不会被用于治疗卒中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主要是出于对其出血风险的担忧。默沙东在今年1月向EMA提交其试验数据。

诺华:创新依旧强劲
近年来,诺华依靠其源源不断的创新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这一趋势在2014年还将得到延续。

在肿瘤领域,诺华进军肺癌药物市场,该公司已提交了LDK378ceritinib)的申请,该药是强效且具有选择性的口服间变型淋巴瘤激酶(ALK)抑制剂,用于治疗ALK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分析师预测LDK378其年销售额在2018年约为3.29亿美元,远远落后于Xalkori8.3亿美元。

最近,该公司的慢性阻塞性肺病药物UltibroBreezhaler(茚达特罗/格隆溴铵)和B型脑膜炎奈瑟菌(MenB)感染药物Bexsero也已获得批准。诺华另一只极具希望的候选药物AIN457secukinumab)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银屑病,去年向美国和欧盟监管机构提交了申请。

辉瑞:缺乏亮点
辉瑞在今年将会进行拆分,其商业运作分成三个部分:全球创新的制药业务;全球疫苗、肿瘤和消费者保健业务;并建立为全球性制药企业。该公司在今年没有值得关注的新分子实体(NME)推出,但其血栓治疗药物Eliquis(阿哌沙班)今年有望在美国获得增加预防静脉血栓栓塞的新适应症的许可。

罗氏:捍卫肿瘤领导地位
2014年,罗氏在新药获得批准方面将会迎来平静的一年,不过它将继续捍卫其在肿瘤药物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去年11月,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新药Gazyvaobinutuzumab)在美国获得批准。Gazyva是第一个糖基化改造型Ⅱ型人源化抗-CD20单克隆抗体。一项研究表明,Gazyva对白血病的抑制作用优于利妥昔单抗。

赛诺菲:更进一步

赛诺菲的多发性硬化症新药Lemtrada20139月获得欧盟批准,但FDA出于对该药物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担忧,最终能否在美国获得批准难以预料。

新型口服高雪氏病治疗药物Cerdelgaeliglustat)去年12月在美国获得优先审查资格,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FDA会作出最终审批决定。该药物将有替代健赞(被赛诺菲收购)的Cerezyme(伊米苷酶)的趋势,因为Cerezyme是通过静脉注射给药。

本文转载自《医药经济报》。